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双黑】上钩 (瘾2)

接瘾的后续,你们真可怕,其实我的频率一半是月半一次来着·······

对了问个问题,如何把走入太敦邪教,只吃新双黑不吃旧双黑的基友拉入正道

---------------

  “你这混蛋,潜进我家有什么目的。”中也用最后一点理智克制住自己想要立刻将这个穿鞋进自己家,还自来熟的蹲在他最喜欢的沙发上面,并且打开了他的红·酒·储存柜。

  不行,越想越火大,但这个家伙敢肆无忌惮的出现在他面前,就肯定有所依靠。

  “哇哦,看来中也你只是身高没变这几年还是有所变化的嘛。”太宰这家伙直接在沙发上面站了起来,开始在两个沙发之间蹦来蹦去“性格稳重多了,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就对我出手。”

  中也觉得自己充满了想要摘下手套的冲动。

  但这个家伙却在踩到中也底线的一瞬间停了下来,恶劣地朝着这边嬉笑着比了个V“我还想着诱使你自己打破自己的珍藏呢。想着你事后伤心的模样可以吃下两碗饭。”

  中也却注意到太宰比剪刀手上挂着的钥匙,橙黄色的金属圈和钥匙碰撞出清脆的声音,是昨晚他收下的那批货的仓库钥匙。
“所以这就是你的依靠?太宰。”中也满不在乎的扯了扯手套“你觉得你一个体术废能和我一对一还能保护好钥匙护送出去威胁我?”

  “打错了扣10分。”太宰笑眯眯的又换了个坐姿,这次盘腿上了沙发“之前说你成熟了还真是对不住,这看问题总是不注意细节的毛病一点都没变嘛。”

  中也斜着走了两步,从原本的正对变成了倾斜,这样基本可以保证冲上去给太宰一拳的时候不会波及到其后面的酒柜。然后他踩到了一些玻璃碎片。

  ……?!!!!

  “你TM带人进我家?!”中也瞬间就炸了,这不仅涉及到隐私问题,想想有一个陌生人在他家里睬来踩去他就想把地板都全部换一遍。

  太宰治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莫名浪笑了一下:“哎哎哎,中也听我解释,国木田他们只是把我扔了进来就出去引走边上的护卫了,那么多守卫我也没办法众目睽睽之下撬开你家的锁啊,虽然很简单就是了。”

  但暴躁的中也显然是听不见任何解释的,冲过来就给了太宰一记左勾拳,完美绕了一个弧度避开了酒柜,撞到了台灯上成功的把房里唯一的光源打坏了。

  房里漆黑的一瞬间也完全安静了下来,中也没动,站在原地不知道干嘛,就听着坐在地上的太宰粗重的呼吸声,以及“嘶、嘶”的呼痛声。

  中原中也知道被这时候的太宰治拿到话语权就糟糕了,他只能先一步发问“你到这里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哦,你想我了,所以我来见你了啊,中也。”刚开始还是正常的语气,念到人名字的时候偏偏拖着长音,男低音听着暧昧带着点温柔。

  然而温柔是永远无法套在太宰治身上的,一个没有心的人,怎么可能拥有温柔这种情感

  “收起你那套这几年练出的本事吧。”中也嗤之以鼻“看起来变化挺大的,不过就是换了个壳子,说和谁和谁殉情,看起来跟个多情人一样,但你当我不知道?——你这个自私的家伙只爱你自己罢了。”

  “哎呀,中也同我了解你一样了解我真是太——好了。”太宰治这么说着,在空中比了一个大心。

  中原中也被噎了一下,这种厚脸皮的无赖方式好几年没有接触过了真有点不习惯,但他还是强装镇定了一下,继续批判这个无耻的叛徒:“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抛弃共事多年同生共死的同伴,太宰,你这家伙心大概是铁做的,你的前辈教你活下去的方式,你的下属帮你挡过枪子,Boss帮你在后面收拾你找死捅出的篓子……你的那个叫你弃暗投明的朋友呢,他做了什么。”

  “你洗脑的方式和红叶姐一模一样。”太宰很有心机挪了挪位置,让月光恰好照在脸上,脸斜向上45°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你我都知道这种洗脑只能骗骗夜叉白雪那种小女孩,对我是没有用的。”

  “冥顽不顾。”不得不说这时候的中也在一连串的嘴炮中心情反而变好了起来,尤其是发现自己是俯视视角看着太宰的时候。他走上前几步,弯下腰捏住了对方的下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发问道:“公事公办,老实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的老搭档还是能在这么近距离分清你到底撒谎了没有。”

  “首先目的当然是为了见你一面啊。”旧搭档眼睛弯成了月牙“我想红叶姐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那么被她养大和她某些性格简直一模一样的你当然也不会轻易改变,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说清楚。”中也皱了皱眉,完全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太宰心里想着因为知道你和红叶姐一样心软又恋旧,所以我知道你不会对我下死手“那天晚上,玩的开心吗?”

  “……开什么玩笑,和你合作简直令我恶心的要命好吗。”

  “但打架打的还是挺爽的,很久没有这样了吧,没事要去救救同伴,不能用全部力量怕破坏货物。这样的日子能忍受下来你可是成长了哦,中也。”太宰治趁着中也发愣的时间脱离了对方的掌控,轻松的揉了揉自己的下巴。

  “……这些现在都和你没关系,而且我到底也是五大干部之一,独当一面是正常的不需要你来特意赞美我。”

  “想想看中也。”太宰治压低了声线,低哑的就像恶魔的喃语“我可以找适合你战斗的场合,先手干掉克制你异能的对手,把和你旗鼓相当的头领给你,下战场后也不需要你担心后善后去除记号问题。在和我这样的队友一起后,你还能忍受战斗部队的那群不动脑子只会冲的猪吗?”

  中也下意识吞了口口水,但很快就清醒过来掐了一把自己。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落入太宰的步调中去了,会发生不好的事。

  太宰治这个人的确带有谜一样的魔性,这两天中也一直神思不属就是因为那天晚上短短的可能还没超过2小时的合作。

  那种全身心解放自己的感觉真的太好了,力量握在手中不再需要压抑,同伴与自己心有灵犀,后背充满了安全感。

  停下,中原中也不要再想了。

  然后这时候,他发现太宰治笑的十分奸诈,感觉就像要搞事一样。

  “不用那么紧张啊中也,你刚刚可是自己主动碰的我呢。”的确是打算搞事的太宰治“听说你最近休假,友好的搭档——我打算带你脱离老处男世界带你出去约会呢。”

  这家伙,就是打算搞事,中也恍然间想起这起谈话最初目的应该是打死太宰并在不危及家具的情况下拿回钥匙。

  但之前的恍神时间实在太久了再加上长时间站在一个地方有点血液不循环,让中也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原地。

  太宰治直接抱住了他,提了起来。

  “太宰治,你TM!!”中也重心一个不稳,再加上异能被封印,一时根本挣不脱这个怀抱。

  “敦!趁现在,打晕他。”

  在昏迷前的前一秒,看着那个从沙发下面钻出来的人虎,中也想着:“去你的太宰治,还说没带人进我家。”

  


评论(4)

热度(44)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