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双黑】瘾3

  中原中也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梦了。

  随着年龄的上升,恢复力的下降,以前的旧伤现在的新伤就会在夜里提醒着中也它们的存在。

  认真的算上的话,他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所以也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回想过过去的事了。

  有人说:黑手党是一群没有过去和未来,只把握现在的享乐者。

  中也以前是这么认为的,他在太宰治叛逃的时候开了瓶香槟庆祝,然后用之后的一夜又一夜的时间想念他。

  只能强迫自己适应,然后强迫自己恢复,最后强迫自己忘记。

  现在却又想起了那些本该遗忘的往事。

  身上好痛,失血过多让他感到头昏,腹部好像被贯穿了,冷风吹在伤口上疼的让人麻木,俄罗斯的天真冷啊,连旁边一向体温低的太宰都让人感到温暖的不行。

  “喂,中也,你给我醒醒。”说着就两巴掌扇了过来,但这种粗暴的物理方式反而唤起了中也的一点意识,他勉力支起了眼皮。

  啧,这脸嫩的出水的家伙,是16岁的太宰来着,欺骗周围所有人他右眼失明,还穿着黑手党规定西服,好好的,没有偏离轨迹的太宰。

  “咳,我可是伤员就不能下手轻点吗。”中也感觉自己的脸被冻的僵硬,但还是努力扯出一个微笑给表面冷静实际却慌张的连手都在抖的搭档。

  “睡美人睡下去需要王子的吻才能醒来。”太宰环抱住自己的搭档,他已经察觉到自己的搭档体温的不断下降,紧紧的攥住中也其实已经冻到没知觉的手,试图将自己的体温传递过去。“鉴于这里没有王子,只有两个无恶不作的黑手党,你要是睡过去了可就没有办法让你起来了。”

  “你这个人还是如此的喜欢用冠冕堂皇的场面话来敷衍人。”这句话有点长,说完中也又感觉到一阵大脑缺氧。

  “虽然精神好是好事,但别拿这精力来斗嘴啊。”太宰头压在中也左边肩膀上,中也整个身体都趴在太宰的身上,太宰右手搂的死紧将自己的外套搭在中也肩上,两人用恋人相拥的姿势分享着同一件大衣和温度。

  “别睡啊,中也。”太宰侧头嘴唇贴着中也的耳畔说“给我用全部精神去数数保持精神。”

  “那我会更想睡觉的。”特别是现在还挺暖和的情况。

  “那你想怎么样啊,说了睡了就醒不过来了啊。”

  “我怎么知道啊。”中也听着太宰说话发冲也就不由得语气恶劣了起来“动脑这种事情是该你负责的啊,混蛋。”

  “这种习惯问题要问你自己好吗?”太宰简直恨不得就这么一口咬住搭档的脖颈把对方咬死“偏偏要求还贼多,不准粗暴的动手打,你让我怎么办啊,像睡美人那样不停的把你亲醒啊。”

  “好啊。”

  “嗯?”太宰侧头看了一眼,发现中也一边脸搭在他肩膀上,一边眼睛就这么直直的注视着他,却也分不清那句话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的。

  这时候却感觉像着了魔似的,轻轻的嘴唇覆了上去,感觉到对方嘴唇上因干枯起的死皮,然后就立刻分开了。

  两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惊讶或者别的什么情绪交织,却没有停下开始了下一轮亲吻。

  互相贴了上去,有点疼,因为在摩挲中互相蹭破了对方一道裂口,最终确认了对方唇部和自己一样的冰冷才又分了开来。

  这次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第三次试探,舌头舔上了对方的上唇,软化了唇上一部分的枯皮,不知道什么时候舌与舌之间碰到了一起,就不受控制的交织了,然后探到更深处的地方,津液回笼,才发现满满的铁锈味道——是血的味道。

  对方的,自己的嘴唇好像又裂开了一个新的口。

  但这种感觉是暖的,是甜的。

  两个年轻人根本无法停下这种亲密的行为,就像两个可怜的亲嘴鱼,不断停止又开始亲吻,每次亲吻又为对方多添上一个伤口。

  最后,好像听到的是。

  “没问题,安心交给我吧,搭档。”

  然后他醒过来了。

  中也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住了,根本动弹不得,眼前一片刺眼的白光让他有一瞬间眼花。

  “哦,醒来了嘛。”一个陌生的女声穿到耳边“太宰!过来领人了。”

  “哎~,与谢野医生可以不用对他那么温柔的,把他打昏了我再送回去就好了。”

  这个混蛋的声音瞬间就让他理解了现在的处境“太—宰—治

  !!!!你这混蛋!”

  异能的瞬间将令这个房间都震动了起来,但谢野医生却开心的蹦了起来:“恢复的真好啊,不愧是我。”

  “嗨嗨,中也这里异能禁止。”这个时候中也用异能将手术床漂浮了起来,并且解开了手上的绳子坐了起来,正在疑惑着自己身体怎么一点都不疼的时候。

  啾~

  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说着话的时候好歹阻止一下啊,与谢野医生。”罪魁祸首满不在意的砸吧了下嘴,仿佛还品尝了一下味道。

  与谢野医生觉得自己作为这个无耻的狗男人的同事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踹开了门跑到了办公室那边准备去欺负欺负小男生。

  “你……你,你到底?”中也不停的擦着嘴,然后发现自己手套被摘了,帽子肯定不在,身上只有一件衬衫,马甲外套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他一只手指着太宰那个混蛋。

  然后他就被“咔”的锁住了手腕,另一头是太宰那个混蛋。

  面对中也的怒火,对方摊了摊手。

  “没办法啊,我总要有点什么保证自己安全的东西吧。”

  “……你信不信就算有这个手铐我也可以把你干掉。”

  “那可不行哦,中也。”太宰又露出他一如既往的笑容“你的身体可是破破烂烂了的哦,医生有说过哦,你再这么乱用异能可活不了几年了。”

  “……”

  “上次就觉得有点奇怪了,你用污浊的时间似乎短了不少,感觉很快的身体就崩溃了,跟你这几年的作息也有关系吧,怪不得长不高呢,小·矮·子。”

  中也原本觉得看着太宰难得的关心上努力不生气的,但现在还是觉得。

  这种人——就喜欢蹬鼻子上脸。

  “跟你这种叛徒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唉,但是,我的睡美人啊。”太宰也坐了下来坐在了中也旁边,惹得中也下意识想往边坐一点手腕却被栓紧了。“你的假期可是我像森先生请的哦,虽然你已经睡去三天了。”

  太宰看着眼前中也低着头,边上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这个狡猾的家伙死死盯着地面就是不看过来。

  太宰摸摸头,难得的叹了口气,手下就这么偷偷的蹭了过去,盖在另一个较小的手背上。见中也就肩膀抖了一下,没有别的反应,得寸进尺的就凑到了对方耳边。

  “我很担心你啊,中也。”

  中也感觉自己好像整个人都爆炸了,本来他就是一个会因为太宰偶尔的夸赞就会高兴很久的人,面对这种直球根本受不住。

  “呐,中也,其实我想过了。”

  “与我生死与共的是你。”

  “替我挡枪,与我搭档多年的也是你。”

  “最放不下的,是你啊,中也。”

  “那就回来啊!”中也一跃而起,压着太宰的肩膀按了下去。太宰朝上看见了中也脸上连阴影都遮不住的绯红的眼角,眼睛颜色变得更深了些。

  “所以说,我在黑手党那边,只有你啊。”只要把你拉过来就好了,太宰伸手扶上了中也的脸颊,拇指摩挲着眼角。“所以我向社长请求了帮助,让他写信给森先生。”

  中也这时候突然想起来了,放假前为什么Boss三番四次提起太宰的事,原来——说的就是这个时候吗。

  不拒绝不行啊,不拒绝是不可以的,想不拒绝也是不能的。

  红叶大姐,烦人小鬼芥川,一点都不可爱的下属,都已经是绑定的黑手党了。

  “我……”

  “嘘,不要说出来。”太宰制止了即将出口的拒绝“只要答应我以后会接我短信过来接受检查就行了。”

  “就当做是约会了,好吗?”

  望着对方如波纹震荡的眼眸,中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本来在这次结束之后连私下的联系都不能留的,却定下了定期“约会”的时间和方式。

  直到被送回了家中,中也都还感觉自己神思恍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恶魔引诱着定下了堕落的契约。

  太宰治心情很好,回侦探社的路上一边提着一个小石子一边前行,遇到社长福泽谕吉和侦探江步川乱步。

  然后就变成了三人同行。

  社长先打破了沉默,带有调笑意味的问了一句太宰:“你说好的给我带回的一员大将呢。”

  太宰摆了摆手:“别急嘛社长,太快可不会讨女人欢心的。”

  嘴里塞满章鱼烧的乱步这时候插了一句嘴:“社长,你放心,据我观察这家伙绝对卖过毒品,还是老手。”

  一次,两次,三次,还要多久就可以将你拐到这边来呢,中也。

  到你的瘾再也戒不掉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像过去那样了。

  ----------------

  跟你们说,我写这章为了灵感就不停的看第二季第9集

  原本感动翻了边流泪边看,然后我看了最后10s

  我以后还是当个不看ed和下集预告党吧

  -

  对两人的称呼,我一般写的时候是按照日语发音喊的,为什么一个喊名一个喊姓氏·····因为动漫是这么叫的最常见啊。

  -

  所有拥抱姿势我都找我家亲爱的试过一遍了,符合人体工程学,就是腰不好的不要使用,因为对柔韧要求还挺高的【鼻血】【姿势可以参考脐橙】

  -

  瘾的名字是因为——摆脱不了所以叫瘾啊,第二章是这一整个布局是太宰布置的的刚好到那个环节了,所以叫上钩

  -

  脑子里有两个点子,一个叫思想碰撞时间线二季之后俗称吵架的日常,一个叫四年前我与中也的身体碰撞,俗称干架

  -

  老婆觉得我的文外话多的像高考作文出题组

  但带给我文中如此真实的体感一直是你啊,么么哒


评论(6)

热度(43)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