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双黑】狂气十足

  有对中也异能的私设注意

  插叙

  不要问我为什么前面要扯淡那么多,怪话痨哒宰,而且我也挺惋惜哒宰计划的,仔细分析后可行度极高,可惜一开始就被撬了老家

  私设是为了开越野

  -----

  现在是大战开始之前,进行了分组之后,太宰治开始介绍对黑手党策略。

  “首先来说说中原中也这个人,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大家好像都没有跟他交过手所以我再大致介绍一下他的异能力:[污浊了的忧伤之中],啊名字怪长还拗口真讨厌,这个异能可以操纵触碰到的东西重力方向以及大小。嗨,首先是认真举手的敦先说。”

  “人也可以吗?”

  “没错,所以这家伙战斗方式一般是每个人揍一拳然后全部把他们都埋在石头下面,同为异能者对他的异能力肯定是有抵消性的,但他个人的体术也是极强的,像敦这种近战恢复类,在体术上绝对是打不过他的情况下我建议你就欺负欺负近战废芥川别去招惹他。嗨,与谢野医生?”

  “能不能别在介绍上加上你的吐槽和古老游戏称谓啊,现在年轻人都不玩了的。”

  太宰治一脸吐魂的状态站在白板前面,小声念叨着:“唉,原来我已经老了吗,多么可怕的人类,在衰老丑陋的死去之前果然还是去找一个小姐姐一起殉情吧。”说着就要往窗外跳。

  一阵骚乱之后,太宰讲师的心情被强行镇压,哭哭啼啼的继续在讲台上进行讲解。

  “对付中也的话,因为我是和敦一组的所以只要敦掩护我,找时机给那矮子一拳就好了,国木田那组也尽可能的不要被对方近身缠斗,但你们两个都可以远程就还不要紧,不过肯定还是逃跑为上。”

  “啊?要本大爷逃跑。”

  “这是合理的战斗策略啊,我们这个人数肯定要时不时回去一趟打消耗啊,毕竟你们精力肯定回复的港口黑手党要快。速度解决更多敌人才是我们的目的啊。”太宰有点无奈的按了下太阳穴,觉得这战略讲的真麻烦,一个二个还要问个为什么。

  “然后就是对防守组,如果是中也入侵的话对你们简直天克,不过如果中也真的进到了这里来的话也算是被将军了,所以只能拜托社长了。”

  “嗯,但是我听说的中原中也这个人可不只是这个能力啊。”福泽谕吉环着手站在一旁。

  “的确,正如社长所说中也异能力有一个真实形态名为[污浊],是操控周围的重力分子,压缩成吞噬周围的黑洞。”四下看了一眼,发现他们社内的文盲有点多“也就是说呢,中也会发射重力子弹,然后biubiubiu的射到人身上会造成一个大洞,因为血肉被吞噬了嘛。你们是不会想要见到那个形态的中也的,嘛,虽然也的确不可能见到,没有我的情况下中也才不会开这个能力找死的。”

  “提问,那这个能力不是无敌吗。”

  “没,这个能力有两个大的缺点,一个是续战力不强,因为这能力对身体的负担太重了,不能使用太长时间,会让他的身体崩溃,还有就是——他无法自己停下这个bug异能,必须靠我停止,所以你们是不会见到这个异能姿态的,因为他还没这么想早死。”

  “……然后呢,另一个不能告诉你们,中也会生气的打死我的,连森医生都不知道呢。”太宰治用可爱的语气在台上嬉笑了一下,翘起右手捏了个兰花指,做出一副小女生状。

  然后听见了社长刀出鞘的声音。

  “这个是真的不能说,而且也没什么好说的。”太宰治躲在黑板后面冒着冷汗“众所周知,凡是异能者就一定会有“异常”存在,这个异常不是指能力,而是性格上的缺陷,但中原中也这个人性格完全没有异常。”

  “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人性格是那种如果不在黑手党内部就会乖乖做一个三好学生的“普通人”啊。”太宰治感觉自己好像扯淡扯的有点多有引起了社长不满的瞪视,不由得QAQ了一下“我挺多说这么多啊,中也性格上的异常全部都在他的异能上,他每次用[污浊]性格就会变的狂气。”

  “咳,好的我们直接开始介绍下一个芥川的[罗生门]……”

  -----------

  那是刚刚开始试验污浊的时候,太宰治就蹲在场地边上,托腮看着中原中也被红叶大姐打到吐血,前一秒还认真的一次又一次努力的爬起来,认真的又冲上前被挑飞,下一秒被红叶大姐的夜叉划破了手套逼着中也精神到了极限,然后激发出了[污浊]。

  [污浊]状态下的中也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会在战斗中无战术意义的露出蔑笑,喜好戏耍对手直到破坏(虽然通常一击就坏掉了),不再是仅仅“认真的对待战斗。”而是开心的“玩弄着战斗”。

  不过污浊这个能力本就有这个资本,中也明明年龄,战斗经验都不如红叶姐,却在污浊的能力下压制住红叶姐,如果这个能力能时间再长一点,红叶姐大概就要输了吧。

  这么想着,他隐藏着自己的气息走上前去,打算碰中也一把让他停下,却被一记横扫砸在了墙上。

  虽然结果是好的,太宰治沉默的擦拭着头上的血,看着红叶姐开心的抱住使用完能力有点虚弱的中也,就像抱住最爱的洋娃娃,不断的亲吻和尖叫:“太好了,中也,这就是才能啊,你的才能就像珠宝,你一定能用这个才能在黑手党活的很好。”

  红叶姐,你的逻辑和三观让你的洗脑思路很诡异啊,也就被你从小养大的中也能认真的回答:“嗯,我会的。”

  更关键的是,红叶姐就这么抱着中也走掉了、走掉了……

  训练室的灯也关了,太宰治艰难的将自己从墙上拔出来之后,深刻的想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训练都可以牵连掉他半条命,以后岂不是会被中也打死。

  虽然一心求死,但被中也打死还是太痛苦了他不要。

  “Boss。我有个请求。”包扎好了新一轮伤口的太宰来到森鸥外桌前。

  “哦,请求?可以呀,先说吧。”

  “我想和中也住一起。”

  -----

  我只能说,狂气十足可能比我想象的要长。导致现在都没讲到正题,我想开越野都没开成。

  


评论(2)

热度(64)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