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双黑】狂气十足 贰

“我想和中也住一起。”  

太宰治观瞻了一下此时他boss一副吃屎噎住的表情,默默在内心为自己比了个v,面无表情的开始了自己申述。

“Boss。事情是这样的,在中原中也的训练中,发现[污浊]状态下的中原中也会无理智无差别攻击他人,并且耗尽自己异能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研究部认为这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污浊的能力的进化和身体的成长,中原中也会无法控制自己的异能消耗至死亡,所以将我和中原中也安排成搭档。”

“然后呢,所以为什么你会突然想和他一起住?我记得你们两个对彼此都挺厌恶的吧。”

“是的,然后在搭档训练中,红叶干部负责引出中原中也的能力进行,而我负责在他达到极限之前用我的异能力停下,但这中间有一点小的差错——无理智状态下的中原中也显然没有对他搭档的我的印象,也会对我进行攻击。鉴于我的异能和我本身格斗技术所限制,我并不觉得以后能在将周边空间无差别压缩的中原中也手中活下来并且近距离触碰到他的身体停止异能。

这就是在说,不想你们的猛兽抑制器坏掉让猛兽变成一次性核炸弹就来点解决方案。

“哦,所以,你的想法呢?”

“我认为这项训练就像训练中原中也的格斗技巧一样,只要让他的身体本能习惯就够了,所以我希望申请调到中原中也寝室。”

“哦,是吗?”森鸥外笑了下,带着那么几分不怀好意的样子。“红叶。听到了吗?同为教导者的你怎么看?”

……艹,这人又坑我。太宰治看着从屏风后面出来的倩影,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既然是对组织有利的提议我当然不会阻止,只是也想提个提议。”红叶优雅的向着森鸥外俯身“原本太宰治的教导者是您,但现在事物繁忙,不如让他先在我这里进修不知您觉得如何?”

“嗯,这也是个好提案呢。”

看着红叶朝这边投了一个意义深重的眼神叫做——把你调到我手下,敢欺负我家崽子你就死定了的眼神。

同是教导者,他的想方设法坑死徒弟,中也的却处处护着他。

这世间果然充满了黑暗,果然还是找个时间自杀解脱吧。

这个想法在看到晚上的中也更甚了。

[污浊]训练对身体伤害极大,一般一星期只有那么一次,连当天的格斗训练都会暂时暂停。所以这天晚上的是酒精训练。

更惨的是,他也要一起。

这个黑色的矮子好像还不知道晚上他们两个死敌就要住在一起的事,发现他过来蹭课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一如既往的下了战书。

如果是格斗课也就算了, 喝酒这种凭天赋的我还会输给你吗?矮子!

红叶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两个孩子斗嘴,然后定下了输掉的那个人要为对方做牛做马一个星期的约定。

“我不要牛和马,再说要硬是要说动物的话,中也才不是那么可爱的动物呢,怎么想想都是蛞蝓啦蛞蝓”

“哈?你在说什么大话你这青鲭。来桌上见真章。”

太宰治表示自己可是偷偷测过自己酒量的,自己绝对一点输的可能性都没有,特别是红叶姐还只给了麦酒这种没什么酒精度数的,连着几杯下去,太宰治连脸都没红。

太宰治只手撑着头,歪过来对着喊着“再来一杯”都有点口齿不清的中也,拉起了一边嘴角。

!!!

小矮子被他刺激的捏碎了一个杯子,这个半杯又不能算了真可怜~

“中也,你知道吗?”太宰治坏笑着把凳子搬着往这边挪了两步“你喝醉的话是先从耳根开始红的哦。”

“闭嘴闭嘴闭嘴!”中也恼怒的推开了他“我才没有醉。”

“每个喝醉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中也!太宰!”红叶姐拿着烟管敲了敲桌面“注意礼仪,还有中也,你这样像发酒疯一样的行为会丢了港口黑手党的面子。”

“嗨,红叶姐。”中也瞬间就蔫了,他却下一秒悄悄低下头狠狠的剜了对方一眼。

太宰治颇有些得意的扬了扬嘴角,在喝下嘴里酒水的小一秒……

wtf什么鬼,好辣。

虽然看着外表还是一模一样的棕色,但这个肯定和刚才喝的是不一样的,起码度数上绝对天差地别。

太宰治把这口酒含在嘴里,含着刚才被呛出的泪朝下黑手的红叶看去。

发现不愧是干部,完全不带动摇的。甚至都没朝这边看过来,似乎是一种对孩子们的比赛不感兴趣的样子。

太宰治只得憋着火,把这口酒咽了下去。

然后把怒气倾泻在这矮子上。

“再来一杯。”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两个人都醉了,用意志力都没法坚持下去,红叶爱怜的分别摸了摸两个少年软软的头发,然后把乖巧坐在原地机器的重复模仿他人动作的太宰,和还在耍酒疯的中也

——扔进了他们的房间就拍拍手走了。

对了,没说过吗,中也酒品很差这件事?  

“太宰治,你这混蛋。”中也说着说着话语就含糊了起来,声音忽高忽低“有本事跟我比摔跤啊。”

“嗯?”两个人都躺在床上,面面相对,太宰治实在是醉的只能维持一点记忆,却无法阻止现在被酒精放大身体渴求的行为。

“所以,我说。”中原中也露出一个此前太宰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得笑容“来~摔~跤~啊。”然后撕掉了太宰治的衬衫。

“摔跤~怎么可以穿着衣服呢。”中也显得十分兴致勃勃,他甚至用上了异能力,把撕掉的部分弄飞走。导致房间上面就看见许多碎片在空中无规则的飞行。

“耍~你耍赖。”太宰无意识又打了个酒嗝,拽住中也的一只手“刚才也是喊红叶姐帮你,这次你带了手套还没脱衣服,增加摩擦。”

“那就你帮我脱掉就好了,快一点。”

跟中也把衣服碰到哪里就撕一块扔上天不同,太宰治喝的烂醉又没有异能力帮忙,连颗扣子都解不开,只能本能的拿手化扯住衣服两边用力崩掉马甲的扣子。

然后发现里面还有一层白衬衫。

太宰治只在想:“见鬼怎么这么多层。”

然后就发现中也的笑声十分不对劲。

这笑声也不是一开始有的,就是断断续续在太宰治认真解开衣服的时候发生的,由于太过专注现在才注意到。

平时的中也基本不笑,以不耐烦的表情居多,就算笑也就是微微勾起一边嘴角——嗯嘲讽的笑。

这次的笑声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还持续不断,简直像个少女的笑法、或者说是孩子?反正不会是中也。

太宰治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搭档脸上出现了一道一道的印记,微微敞开的领口也满是黑痕。居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污浊]。

太宰治感觉自己突然被吓的酒醒了大半,然后就打算一圈揍过去正好就可以解除了。

然后就被一道小的黑球划过了脸颊,擦出一道血线。

中也的笑声就更大,之前飞在天上被操控的衣服碎片都变成了锋利的刀片,往下砸了下来。

逃肯定是不能逃的,本来这种距离是最好使用能力的,拉开距离的话[污浊]反而更好使用,太宰治反而无法阻止对方暴走,估计要两个人一起死在这隔音超好的宿舍。

现在就差一个机会,哪里都可以,碰到中也的皮肤,没有衣服覆盖的。

太宰治花了0.1s唾弃了一下中也穿衣服的品味,严严实实的强迫症,脖子要颈链护着,手上有手套护手,衣服穿两层,裤子还tm是紧身裤。

下次要告诉他使用能力之前一定要习惯先把手套脱了。

太宰治努力转动自己的思维,让它不被酒精麻痹住,换了个思路终于想到了解决方法。

他一只手伸进了马甲内,在中也腰上下划了下。

‘轰隆’一声,砸到了太宰治后面那部分床,大概已经消失了。

面前的中也面部呈现出一只怪异扭曲的表情。太宰治再接再厉,手指想弹钢琴一样动了起来。中也痒的实在受不了,不自觉的攻击就停了下来。

太宰治这样当然是有目的的,虽然手的移动,他慢慢抽出一部分原本压在裤子里的衬衫,然后打算趁机打算把手伸进去。

谁知,中也在最后一刻从床上操控异能浮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在太宰治身上,中也死死的掐着太宰治脖子,在太宰治脸上咬了一口。

异能同时消失,中也失去了意识也失去了支撑身体的重力异能,和太宰治头磕头一起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太宰治想着:“早知道你要动手,我为什么要这么费心的扒你衣服啊。”

---------

我爱摔跤。gay里gay气。

其实后半部分原本是小车,但我想到今天是太宰生日应该吃蛋糕而不是吃肉不符合逻辑就改了一下

祝太宰君生快


评论(2)

热度(43)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