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刀审】以色事人 壹

在从事审神者这项职业之后,他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误事。

看惯了美色不代表就不会被美人所迷惑了,正相反,审神者代称为昭,本丸编号32——是一位经常被美所误的大人。

政府的式神狐之助对这位大人如此总结:无法抵挡付丧神的诱惑,不堪大用,然灵力上佳,弃之可惜,希望尽快派人对其下好暗示,减缓被神隐时间。

但这位昭大人并没有政府想象中的那样迅速的被神隐,反而坚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而今年,就是这座32号本丸的第十年庆贺,政府颇感意外的送了一大批物资过来,顺便探探虚实。

狐之助绕过长长的回廊,悄无声息的落在樱树的枝丫上,趴俯了下去,同在樱树下跪坐喝茶的三日月一样,等待着审神者的到来。

审神者果然如资料一般,在这个时间踏入了春之庭院,但刚进庭院就停住了脚步。三日月微微侧头,对注视着这边的审神者露出一抹浅笑,满意的发现对方倒吸一口气,才又低下头去,提起茶壶姿态优雅的为边上的空杯添上了茶。

审神者静默了一会,发现自己又被耍了,但还是无法拒绝美人的好意,大跨几步,盘腿坐在了边上,拿起茶杯,在手里转上三圈却也不喝,就这么端着茶,侧过头去欣赏

眼前的美人美景。

三日月以前的久居宫室,为公主、夫人所拥,长久熏染之下,学到了漂亮却不虚有其表的茶艺,以及,如何无时无刻向君主展示自己的美丽姿态。

“这样的景象您也观看了十年罢,却仍然如初见时反应一般无二呢。”三日月以袖轻掩口,取笑着自己青涩的主公。

“爱美可不是什么坏事啊再说了,三日月。”审神者童稚的将落下的花瓣摆出几种不同的形状。“既然你们的美丽没有被时光所破坏,那我有什么理由会改变呢。”

“您已经知道了双位数本丸只剩下我们了吗。”

“哎,那可怜的47号本丸的小小姐。”审神者没有和注视着他的三日月对视,他微微叹气,啜了一口“明明是这个满是和风的地方唯一一位Lolita爱好者,还和乱十分有共同语言,现在却辞职了。”

“真是遗憾。”

这就是话题结束了的意思,审神者显然不想对那位选择被加州清光所神隐去的可怜女孩提出自己任何的想法。

“哈哈哈哈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呢,主公。”三日月收了之前那套做作的姿态,耸耸肩,装作无意的问了一句“主公欣赏臣下的容貌,那为什么不将真名告知呢。”

“我代号叫昭哦,日旁昭——寓意是太阳的意思。”审神者微阖上眼,避免自己受到美色的干扰“神隐的结局真的好吗?以后就再也不能出现在阳光下,两人虽恩恩爱爱,但你们这种利刃却再也不能在战场之上驰骋而是在雾中前行,姿态不再为人所知。”

“如果美丽不能被欣赏,那就太令人遗憾了。”

两人话语中打着机锋,和一般的本丸内部氛围完全不一样。由于大多审神者都十分年轻,所以本丸内部的总是秉着直话告知,话题也更加日常贴近生活。

而且就狐之助所知,大多数刀总是能用自己的性格、外貌、能力迅速得到审神的信任以及依赖,活着年岁更长的附丧神更是天生就懂得利用自己经验去运用这些优势,很快接近审神者的内心。

然而这家本丸不一样,明明已经相处如此之久,明明审神者还是一个好颜色好掌控的人,却直到今天都没有都没有对付丧神交付信任,显然是不正常的。

审神者走后,三日月端上了一盘油豆腐给予狐之助分享,两人开始交谈起了那位审神者的信息。

“说起来,那位大人也十分喜欢豆制食品呢,豆皮什么的。”三日月端着茶说着事,嘴角不知不觉挂上一抹微笑。

“这家本丸和我一直以来见到的都不一样呢。”狐之助呼噜呼噜的吃掉了一盘油豆腐,舔掉了嘴角的油渍。“说话喜欢绕弯子,用语古老,明明都是2205年的审神者,却说的像在平安时代出任务似的。这种用语难道不是被淘汰了很久吗?别的本丸由于iPad风靡连英语都基本能拽出一句呢。”

“哈哈哈哈,大概是那边的我们都在积极的适应新的主人和时代吧,我们这里可是用了‘吾’‘在下’‘臣下’这样的词都用了2年多才发现主人其实并不习惯这样的说话方式呢。”

“这样逻辑可不通呢,三日月殿下。”狐之助非男非女的声音突然转变成成熟男声,大概直接变成了政府的人“如果说是因为你们的主人将你们看待成美丽的装饰品和器物,我倒还是能理解,你这样的意思可是说你们的审神者下了相当大工夫与你们相处呢,43振刀居然连一个用心相处的审神者都无法攻略,呵。”

“这还真是受到了贵方的高看了呢。”三日月笑容不变,对这种像评价货物一般话语毫不在意“不过则可真是走向了误区呢,基本说完全反方向也不错。”

“昭大人正是因为将我们看做完完全全的人,视我们为平等存在,所以才对我等心生防备呢。”

那位政府的人留下一句不知所云就让狐之助离开了。三日月将手中冷掉都一口都没有喝过茶横放在眼前,看着茶水一点点的流下。

“人又怎么会对美丽的物件提起防备之心呢?”三日月说着叹了口气,脸上却不见愁容“像阁下这般将吾等当做物件和武器而已才会被反噬呢。”

神隐也不过是反噬的一种罢了,但这样公平且包容的审神者真是让人连叛逃之心都提不起呢。

由于编号前百的审神者由于有些辞职,有些神隐,有些阵亡这样各式各样的原因只留下本丸和任期锻出的刀,于是政府决定雇佣新的一批审神者,收到某工作人员的建议,大量录取男审,并且在上任之前教导其灵力的使用方式,使其能用灵力镇压暴动的付丧神,并将其派入之前的前百编号空置中的本丸。

旬月后,编号15号本丸审神者由一期一振刺杀而亡而后屠戮了其余所有的粟田口刀,旗下其余付丧神叛逃,然后在审神者之中出现了一个新词。

“暗堕”

“唉,不错嘛,这次政府这么大方的,一万小判就去杀死一柄叛逃的刀?”昭盘腿坐在台阶上,捏着由狐之助带来的任务纸晃了晃。

“是暗堕刀,殿下。”狐之助端坐在下方,对着这位看起来亲近,嬉笑怒骂表情皆在脸上的审神者内心总有一种莫名的惧怕。“暗堕之后的刀危害极大,而且由于其特殊性,必须要审神者亲临战场,并且暗堕之后战斗力飞跃性加强,那位数珠丸大人的练度已经满了,已经有几位大人陨落了。”

“那也是你们政府做的幺蛾子啊。”昭摸着手机点开了扫雷“这批审神者资质别说比着第一批的小姐姐们了,好几个连一般人都不如吧,啊·看着那几张脸就让人作呕,简直污染眼睛,而且人品很明显也不合格,我记得我进来的时候还做了心理适应性测试吧,那种渣滓还能通过的?本来那些被抛弃的本丸就需要温柔的关怀,你们却让那种人接手。”

“资金这么缺的吗?你们政府,怕是有人乘机中饱私囊呢。”

“大人慎言,本次是讨论后做的决定,是为了避免第一批审神者身上的悲剧所以选择了心性强大,拥有足以镇压叛乱的武力的审神者。”

“那你们就把这群渣渣派去新的本丸啊。”昭嗤笑一声“又舍不得之前那些练度满的刀,又非要让能力不足的人试图用强力镇压,搞得好像有张契约人就能操控神似的,

前批次的刀早就在长时间的相处中有了自我思想,就连压切长谷部都不会愚忠一个新的‘主人’”

“……”狐之助沉默了一会,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两边上的刀剑们,主要是粟田口的刀。

五虎退果然心软了水润润的眼睛往向台阶上方,不只是因为狐之助的请求,更是因为粟田口的刀内心都有一个疑惑,为什么一期哥……

审神者叹息一声,唤了五虎退上来 ,安抚拍了拍他的头,才缓缓开口“我知道你是森田那蠢货叫来的,知道要求人帮他擦屁股,应该诚意不止这点吧。”

“嗨,除小判之外还有物资的奖励,以及刀位的增加,还有给您的独立坐标权。”

意思就是可以给自己本丸一个位置以后政府不会再掌控这个本丸的行动。

“哦,然后呢。”

“……本次要驱逐的刀名叫数珠丸恒次,天下五剑之一……您,应该还没有锻出。”

会心一击

“森大人说会是您喜欢的类型的。”

“……行吧我答应了。”昭满脸僵硬,而且他好像感觉到了来自边上的杀气“但我只是为了去了解15号本丸一期一振的原因而已。”

“不过你还是回去告诉一下森田吧,这是看在同族份上最后的一次帮助。”

-----

数珠丸的最后目击地点在5-4地图,由于当年审神者曾经带着放大镜在这里一寸一寸研究泥土寻找三日月,所以他靡下大多数刀都是对这个地图是十分熟悉的。

鉴于敌方暗堕据说战力暴涨的特殊性,审神者保险起见点了战力最高的大太刀萤丸,搭配装备了远程装的和泉守兼定、物吉贞宗。

审神表示:人事已尽,物吉旺我。

虽然没凑齐6人队,但介于敌刀身份十分暧昧,本丸里好几个玻璃心还真不怎么敢带出去,而且人多了总会有种欺负别人的感觉,思考一下这大概就是最好的配置了,而且还有和泉守颜值镇住他,应该不会有问题。

吧……


“呛~,压轴登场哦,好久不见呢,昭大人。”

刚刚传送到指定地点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莹丸,笑眯眯的就站在传送地点的前面好像等待已久。

“和情况说的不大一样呢,昭大人。”物吉贞宗悄悄靠了过来“这个地方怕是个埋伏。”

但是昭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感觉脑海里满是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还是艰难的从脑海里扒出了对这个萤丸的印象。

好像想起来了,那个帽子上沾血的粉色流苏,是以前经常去窜门的24号的小姑娘家的。

明明容貌没有什么差别,但——无论是那个沾血的靴子,肩膀上横生的骨刺,瞳孔也由之前的温柔的绿色变成了爆裂的红色,危险的气息铺面而来,带着令人战栗的刺激感。

“真是让人忍耐不了啊……”

------------------------------

何不食肉糜

评论(15)

热度(114)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