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刀审】以色事人 贰

心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有人说:她如烈火,炙烤着人的五脏六腑,让人愈焦愈躁,发出痛苦的呻吟。

昭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毕竟他可以说是天天心动,稍微颜好点就能让他走不动路,更别提本丸中那群刀子精,那本就不是常人,那就是妖精般的容貌。

但好像不是这种心动,看到人就听到心口砰砰再跳,心就像做过山车从高处到最下的那个瞬间,胃在抽搐般的疼痛,心慌的不行。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是呢,这跟过山车一样,不是害怕,是兴奋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明萤丸和‘他’是一样的容貌,怎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怎么办,光是这样远远的看着,好像,就已经硬了。

昭本丸的刀剑们十分擅长面对这种情况,把呆滞的审神者护在身后,唯有萤丸直觉上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大对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比如时间和平时看他的时间不一样,有点久,比如脸色潮红的有点过了,甚至在不停的深呼吸喘气,再比如,嗯他果然还是看那个和他一张脸的敌刀不爽,果然还是剁了他吧。

萤丸最终把这种直觉归结为嫉妒。

最终是和泉守兼定主动接过了话语权,他不动声色的偏了偏头,确保自己完美的侧脸能被审神者看到就语气自然的聊起了家常:“哟,这不是哥特萝莉家的萤丸嘛,怎么了,出现在这里?来接我们去吃饭?”

好好欣赏本大爷的英姿吧。

“和泉守桑消息很落后呢,24号本丸前不久被溯行军攻占了呢。至于主人她呢,在更早的时候和清光一起到海边去玩了呢。”萤丸面色不变,笑意嫣然的顺着回答到,决口不提他的这身黑色暗堕装束。

和泉守兼定却感到了一丝棘手,据他所知,24号本丸应该是有一个新主人的,他们这些经历了长久时光的刀剑经常更换主人也是正常,但这样仅仅只承认前任主人,还说了本丸现在被攻陷,估计是又一起麻烦的事件呢。

和泉守兼定其实很不喜欢这种黑暗面的东西,他有些焦躁的斜眼瞧了一眼昭,发现他居然还没回神,心里的焦躁感顿时更上了一层。

“所以呢,你现在打算去打扰人家亲亲热热的蜜月生活吗?”

喂,主人,你看看我啊。帅气又时尚,颇具实力的本大爷我啊。

“怎么说打扰,只是回到以前的生活而已,毕竟两个人,加州清光那家伙又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怎么能好好照顾大将生活。”又一个声音从旁边出现。

“什……”物吉贞宗小声尖叫一下,强行捂住了自己的嘴,这次从边上小树林出来的,是常服的药研藤四郎,虽然还是常服,但仔细看了就知道,他是极化了的药研藤四郎。

然后他们的目标数珠丸恒次也在,但令人十分惊讶的是,他好像是这里唯一没有暗堕的。

“这下就是三对三骑了,但是你们看到不只有我,还有药研就应该知道了吧。”暗堕萤丸拍了拍手,顽皮的笑了起来。

和泉守兼定确实发现事情大条了,他如果这里基本都是24号本丸的刀的话,那么肯定还有隐藏起来的刀,表面上只是最少的情况,如果按照当时那个哥特的进度的话,这里最多……

说不定有13振。

“啊,这还真是失礼。”和泉守兼定挠了挠头“但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仇怨吧,你们也知道我家主人可以说是个烂好人了,也不符合你们流行的那套肃清理论吧。”

“不不不,和泉守桑严重了,我们只是想要寻求昭大人的帮助罢了。"药研十分有礼貌的鞠了一躬。

“那么,你们想要些什么呢。”做了半天背景板的昭终于开口了,他目光温柔似水的望向对面的两振暗堕刀,原本的目的数珠丸恒次被抛在了脑后。

“灵力,我们希望你能够提供足够的灵力。”萤丸接口道。

“不行。”“好啊。”

……

和泉守兼定愤怒的把这个光拖后腿的主人转了个身面向后方,确定他不会沉迷美色耽误判断后就继续开口了。

他不知道的后方,小草丛中,露出了一只鹤,眯起了他红色的瞳孔,朝这边比打了个winky。

!!!

“审神者的灵力都是有记录的,若是你们去杀人却流露的是昭的灵力痕迹会给我们惹来大麻烦的。”和泉守兼定一点也不知情,他朝萤丸打了个暗示,让他准备好强制回本丸的穿送。

“我们可没有那么不善解人意。”药研推了推眼镜“我们用灵力只是暂时的,单纯用来我们打开界门找到主人她们。”

“……你们,新的主人是那么坏的家伙吗?”

“倒也没别的,只是想通了一件事罢了。”暗堕萤丸嗤笑一声,为和泉守的天真“我们本来就是刀,为主人的意志而挥舞的存在,时间溯行军什么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主人的希望所以才去做的罢了。”

“无法说以前主人的信念是否正确,让一柄刀去判断也太难了,但是,现在的我们获得了人身。”

“虽说无法像人一样说什么自己的道路之类的,但简单的决定到底听从谁的指令,跟哪个主人混还是可以的吧。”

“灵力的话,你们喜欢用福袋拿走呢,还是御守呢?”

“主人?!!!”哇你怎么又自己投敌。和泉守转头一看,愤怒的捡起一块石头扔去了草丛“鹤丸国永!!!”

“没,没事的兼桑。”审神者双手高举过头顶摆出投降姿势跳到另一边“这也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

“不过你们真的想好了吗?这会是一场很长,很长的旅途哦。”审神者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将做好的几个御守和福袋递了过去,低头看了下帽子上还沾了枯草和灰痕迹的萤丸,最终顺从心意帮他拍掉了。

大概昨晚睡在山洞的草堆里了。

“你们需要一个一个界门去试,也许有,也许没有,寄存的灵力终究会用完,如果你们还坚守了那条约定,你们就再无法通过外界方式获得灵力,这次也是特意吸引我找的数珠丸恒次吧,下次可就不一定是我了哦。灵力用完了你们会回归到原本的姿态。“

“没问题的我们早就有觉悟了。”暗堕萤丸压低了帽檐,但审神者清晰的看见了他的变化,他的发丝由黑色慢慢变回灿银色“灵力大家省着点用,一个用完就让还有力气的抱住本体继续找下去,我相信,只要我们还行走在主人所指的道路上……

萤丸仿佛看到了才出世那天见到的穿着蓬蓬蕾丝裙的女孩,她因为本身灵力并不够大而有些吃不消的抱怨。

“哇,萤丸你太能吃啦。”

“嘿嘿,抱歉,但是一般城镇里我可以找一些不会影响到历史的人也可以维持战力啦,不用担……”

“哇啊啊啊啊,别啊。”女孩有些抓狂的扯了扯衣服,然后意外的将手饰上的流苏拽掉了,懵逼了一下,转而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面上十分严肃认真的说“杀人是不对的。我会为了供起你好好修炼的。”

“如果萤丸没有吃饱,害的你不得不去寻找食物,那一定是身为灵力供应者的我责任,。”

“我会努力修炼的,储存更多的灵力供给我的神大人们,所以萤丸也要答应我,打倒溯行军而不是将力量用于凡人身上。”

“所以来约定吧,对了,这个流苏送给你啦,它就又是我们约定的象征,又能证明你的身份啦!”

“从此你就是我苏苏家的萤丸,独一无二的那个!”

“反正我们迟早会找到我们的那个公主病主人的放心吧,这次可不会让她那么轻易的被加州清光那混蛋哄走了。”萤丸想着想着,就抬头笑了起来,他的眼像微风拂过的湖面,波光粼粼。

已经不能叫他暗堕萤丸了,也不是萤丸,是独一无二的,苏苏家的萤丸。

------------------------

苏苏的一众刀很快就撤退了,留下了伴手礼,陪着他们演了半个月戏的野生数珠丸恒次,以及关于15号本丸的一些消息,让昭的头都大了。

这让他不由得跑到最近的新的避难处,梅雨庭的数珠丸恒次处。

主要是最近本丸新起一种时尚,染黑发带美瞳,还要学朋克风划破好好的衣服,他才赚的小判全投进去了。

……其实不得不说,挺好看的。

这些招数一开始都是数珠丸教的,毕竟他帮苏苏家那群刀吸引时政府注意力,不得不扮演了一个月满级五花暗堕大魔王。

实际上是1级,7-4野生,初生数珠丸恒次。

而且拜前线三人的所赐,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审神者的新审美癖好,于是什么幽默鬼怪都出来了,原本的知心爷爷春之庭——转回头那一金一红的眼睛配蓝色发有点辣眼睛。

要不是你颜好——来自啜泣的审神者。

于此同时,估计是扮暗堕腻歪了的数珠丸成了本丸中的一股清流,今天又是审神者日常过来避难的时间,数珠丸去廊间接了些雨水,拿回来直接泡茶喝。

总觉得get到了数珠丸的选择住处的原因。

不过茶还是很好喝的,忽略内心的别扭,其实这种行为可以说是相当的雅致,而且数珠丸恒次本就是一柄雅致至极的刀。

“其实当时我实在还是想不明白呢,数珠丸殿下。”审神者转了转手中的茶杯,貌不经心的开口“身为破魔刀的您,为何会帮助萤丸他们呢。”

数珠丸恒次却安静的,拿起边上闲置的毛笔,缓缓在纸上书写了起来。

“那您又是为何帮助他们呢,在知道他们可能犯下罪孽的情况下。”

“……我认同了,他们选择的道。”审神者小声叹了口气“其实要真说起来,这应该是‘不正确’‘不正义’的吧。”

“但是我又听到了,来自他们心中的信念,原本来说神明是不会出现这样坚定的火焰的,为信念而战的实话讲只有人类能够做到。”

“但他们却为信念开始质疑了,身边的一切都是,由听从命令的‘偶’变成了会独立思考的‘人’。”

“这样的信念,不仅是先人留下的火种,更是他们自我的证明。我无比的相信着,这样的道路一定是正义的。”

“说的也是呢,那位萤丸君最后也用自身去证明了。”

“真是一个奇迹呢。那数珠丸殿的回答呢?”

数珠丸恒次放下了笔,将内容展现了出来。

上面是四个字

破邪显正

========================================

笔力不够,于是来敲黑板解释一下具体情况。

1、关于暗堕的设定

为什么会暗堕,我设置了表面原因和深层

表面:背叛当位主人,行为与内心的禁制相矛盾

萤丸这一屋子都叛逃了,24号本丸被占领的问题还真没他们什么事,只是,干了坏事的同情感过甚某些人会不由自主的把后续可能产生的更多的过错归纳到自己身上。比如萤丸一屋子。

深层关乎后面一期尼暂不提

解除暗堕,这里要说到两个设定

一,我认为刀子精是会成长的,不仅是等级上,更是心态上,就像人到青春期会开始接受周围人的三观然后慢慢形成自己的,我认为刀子精可能会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在幼儿园时期,乖巧的孩子听老师的话,调皮的孩子选择性听老师的话,可能会觉得他们性格各异聪慧非常,但实际上逃不开一点,他们没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标,全是照搬照抄老师。

然后就到了青春期阶段,这是昭本丸大部分熊孩子的状态,爱闹腾想造反,表演人格【典型和泉守兼定】。

然后苏苏家的,就到了另一个时期了,估计在高中毕业甚至大学毕业,反正基本在人生反转瞬间成长的那种感觉,原本他们很犹豫的,感觉自己违背了一般性常识:刀要听主人的话。

然后就是文中说的那些了,自己想通了,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事,然后over。

然后一期尼比较变态,莎乐美那样的感觉,我有点没底,最近努力在变态自己。

原本这文开在吵架时,比较黑。

但我现在……嘿嘿嘿。


评论(2)

热度(23)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