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娶了他,马就是我的,人也是我的!

4 行当2 

高亚男师姐的先例就在眼前,不敢忘。

华山可以说是把自己的眼珠抠下来才挪开视线,告诉自己不要唐突不要唐突不要唐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对,要有计划性,计划什么的回去再说先想办法混进他的商队!!高亮

商队领队也是个武当,虽然都是武当,但和他的小白白(??)不一样,看着就一副奶油小生的模样,跟平时同门一起讨厌的武当没什么区别。

队伍本来就没满,他也没被验证,直接就加了进去。

“马上就要跑商了,这次是直接做完日常的两次,不多做悬赏,对,只跑两次,大家中途最好不要睡着,请提前准备好两次的货单,先拿出第一份货单提交。”

货单?那什么鬼。

“你也没买货单啊。”一个小和尚啪的就用他的擀面杖敲到了他的肩上,有点疼,但看在他还用的份上,不能翻脸反手就给他一个流星。

“要没时间啦,货单要30000个铜币呢。快快,已经在催我们了,再不交要被t啦。”

咦? 三万 ? 铜? 这么多?!!

华山有点纠结的掏着自己的钱袋,往外倒,怎么数,还是只有5678个铜币。

眼前的珍宝阁的货员用甜美的笑说着残酷的话:“可以用元宝、银票、或者是银两换哦。”

前两者怎么可能有,不对,就算有也不换好吗会亏死的。

最后他连钱庄里拿来一周多拿7银两的银子都掏了出来,才凑够了货单的钱。

他骑着自己的黄彪马(上周走马山河抢的),假装看着风景,实则观察着前面无聊玩着白马须须的媳妇,心情颇有些荡漾。

你的马速度超20%又怎么了,还不是要跟着车队一起走~

他吹了声口哨,成功吵醒了队里一些打瞌睡的人,然后

引来了一群强盗。

5 弈客

说实话,江南午后的阳光特别暖和,然后这车跑的慢,马也就跟着慢慢溜,走的十分平稳,人也就免不了打瞌睡。

然后这个时候,山贼什么的就是十分重要的存在了。

他们会带来特效!强风和暴雨!以及——

弈客的竞猜

虽然在跑商,但他的媳妇很显然是个弈客,看到山贼的那一刻眼都亮了,手速飞快的在队里开了竞猜。

“压小,500”

声音冷清清的,玉石叮咚敲击的声音特别赞。

华山挠了挠胸,打算支持一下媳妇的事业,把从同是弈客的师弟那抢来的50福币一起压了小。

武当给了一个‘你很有眼光‘的眼神

其实华山根本没有赢得准备,毕竟在你看过同门的师兄弟一窝蜂嗷嗷嗷叫着冲进了千钧楼,再被人赤身裸体的扔出来,师兄弟们两眼发直的说:“不可能,不会的,怎么会是轮回呢。”

次数多了,华山知道了赌博就不是个好东西,因为后面有人搞鬼所以就一定不会让你赢。

然后……他就亲眼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偏爱’

每次压完,最后结算结果都是金字。如果没压就轮回。利滚利钱滚钱,福币越压越多。

华山捧着这堆福币,战战兢兢的回了自己江南和师弟同租的房子。拍了拍正在烤鱼的傻师弟的肩。

“完蛋了”

“?”

“我们华山的人根本挡不住这种财神爷散发的金光,没胸有奶的云梦都没这福娃的吸引力大。”

“师兄??你脑子还好吗?!!”

--------------------

真人真事,惨剧发生在疯狂计算孔明灯里数的日子。

周末了,大家在疯狂找回归玩家一起打行当一条龙,原本我们组了个队,我带队拉到了一个同门师弟,然后打到最后只差行商了。

师弟说我要上课了不能陪你们打完了。

然后就疯了,盯着世界上找一个回归玩家,没队的那种。

拉到了一个二笔华山,华山进队了,我们等了两次倒计时结束,他的货单还没交上来。

然后他私戳我,对不起,实在没钱了,我自己退了。

但队里的人不知道啊,只知道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拉了一个华山进了又走了。

我想了下该怎么跟大家解释,毕竟被放了鸽子都不会很开心。只能说、

“这年头……华山都这么穷的吗?”

武当的师兄疯狂笑倒在地,环绕三日不止

评论(2)

热度(20)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