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娶了他,从此不怕被堵门

6 关于为什么华山这么讨厌武当的原因

“那还用问吗?”华山某男弟子答“哪里都讨厌。”

“一样都是被掌门/师兄/师姐捡回去,为什么他们门派这么有钱?还人设帅。”

这是策划定的,穷是你们自己传出来的,人设也是风传跟GM无关不要投诉了蟹蟹。

“你不懂,就巨奇怪,明明武当那边也有萧居棠,蔡居诚那样的,实话说整个武当F5性格都不一样,但所有妹子默认下山的武当都是邱居新那样的。”

哪样的?

“外在高冷实在暖男,年少多金,以及帅。”

那华山呢?

“华山的师妹们还好,有个高亚南师姐作为印象铺垫,正面台词挺多,男士们就不一定了。”华山某男弟子痛苦流涕“一水的穷,二狗子性格,好听点叫暖男,不好听叫备胎。”

所以这是一场嫉妒引发的战争?

“我才不嫉妒?为什么这么风流倜傥的我会嫉妒?”华山某男弟子瞪大眼睛“而且你看清楚明明是隔壁武当在赌我们山门啊!!!是他们引发的战争!”

他们的头衔上说是你们的错哦。

有关华山的采访暂时结束,我们镜头转一下,到鸣剑堂外面的吊桥上。

为首的是黄乐师兄和詹师兄,他们很好的用站立姿势诠释了什么叫做“谁说武当都是高冷派?”

詹师兄从以前就是个多情浪子,早前的课业每天都是帮詹师兄解决一下暗香/云梦追来闹事的师姐/师妹,这时候他还在给他远在暗香的同心契写信,头衔上书(谷师姐别挣扎啦要还钱啦)

课业安排者的黄乐师兄一直都是个喜欢撸起袖子就干的,从他安排的课业(什么?哪个龟孙来武当闹事,师弟给我打回去。)所以他的头衔是(不还钱一个都别想从这里过)也就毫不意外了。

顺便一提这次的堵门也是课业之一。

寻道不可能每天都在门派里啦,本来也常有的吧,到别的门派拜访串门啥的。

华山最喜欢的那个武当也在桥上,看着他头衔上写着(还钱)两字都能感到一阵甜蜜,发出诡异的笑声。

怕是疯了。

“师兄哇。”华山师弟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咱们还在这儿被堵了呢,想点办法好不好啊。”

被愚蠢师弟打断YY的滋味并不好受。华山冷冷的扫了一眼跟在他后面(他修为最高)询问该怎么办的师弟。“谷师姐说不宜动粗。”

“那我们总不能任他堵啊。”华山师弟急的头发都掉了好几根“今天可是情人节啊,我们还等着去树下拿花签找妹子饮酒呢。”

“对啊,情人节,这么大老远,跑到我家中来。”华山已经被自己的脑补感动了,只觉得对面武当的脸比落下的雪还白,偷偷摸摸揪毛领的玩的动作简直不能更可爱。

“所以说,我们华山的风评都是被这种人带坏的。”华山师弟痛心疾首,但又不敢自己尝试。

尝试的弟子都成功的演示了一番什么叫做坠崖的各种姿势,被暗器打下来的,被技能定住的,甚至还有被美色诱惑住的。

 谨慎的华山收住了自己送人头的步伐,探讨了一下果然还是倒数第二个叫声最凄惨,然后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要不干脆把桥砍了吧。”

“精钢的桥绳,你不心疼剑就去吧。”

“那把地下的木板掀了?”

“你信吗?你掀了他们就立刻站在绳子上,顺便戳了两剑。”

“?然后呢?怎么了。”

“笨啊,傻师弟。”华山爱怜的摸摸了二师弟的头“只会显得我们很low。”

“所以,我们要智取。”华山给自己换了个头衔(先别打我是来谈判的)然后他慢慢的走上了桥,看似直线,实则倾斜37度角往小武当那里走。

“喂,可以了。在这里停下。”

华山充耳不闻,小碎步频率加快继续往前走。

“等等,我说你停下。”“这是来强闯的吧?”

已经有人怀疑了,还好已经到了。

对面的武当嘴抿的紧紧的,他的唇特别好看,华山有点不合时宜的想,唇珠上带点点粉,像江南桃花岭的颜色,不知道含住是不是能尝到花香。

然后他一个小轻功冲了过去,想乘机占个便宜,却被已有警觉心得武当偏过头,只能遗憾的蹭了蹭脸颊,在对方恼怒要回击的时候,侧翻过摔倒在地上。

原本都打算用剑匣去砸的旁观武当弟子被这一系列骚操作惊呆了。

华山欣赏了一下心上人袍子下的弧度大小,然后发挥自己的演技,用自己最磁性的声音说

“哎呀,一不小心撞到人了,可以以身相许为补偿吗?”

评论(5)

热度(72)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