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想娶了他,要先打倒所有觊觎者,然后……

7 云梦

华山前些天从高处摔下,看着吓人,也是真的吓人。但好在伤在自家门派里,很快就被巡回弟子送到了疗伤的地方,而且为了没有后遗症,在当事人昏迷不醒的时候送往了云梦的杏林居求医。

于是在华山醒来以后,面对那长长的医疗用品费用清单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但是送他过来就医的师兄弟在有小姐姐问医疗费的时候就跑掉了。

他只能静静的对空气问一句,为什么不把他送到张简斋那里去啊。(面向穷人医疗费低)

“你是嫌弃我们云梦医术不如张简斋?”打了一盆水的杏林居云梦弟子恰好听到,然后说了一句十分残忍的话。

费用翻倍。

8 生活技能

为了偿还巨额医疗费,华山就云梦扣押了下来住了下来。

不过好处是因为被云梦的弟子指示去干着干那的,反而学了许多之前不知道的技能。

比如:“哎呀,你这个华山怎么回事,还在这儿躲懒,还不快去挖矿。”

“我师姐说今天中午想喝鱼汤,还不快去。”

“什么你连钓竿都没?自己砍树自己做啊。”

真的根本没有一点江湖传言中的蕙质兰心,秀外慧中的样子,根本就是一群女土匪。

……以及女流氓

“快来看啊,掌门那边在叫我们过去。“

“哎呀,那得快点啊,掌门肯定有要事要找我们。”一群女孩子熙熙攘攘的聚在一起往外走,虽然嘴里说的是要事,但却嘻嘻哈哈的满是笑意。

的确不是什么要事,华山才见过她们这幅模样过。

那是他刚好的时候,华山想着到别人家地盘了,总得拜访拜访别人老大,就去见了云梦掌门叶澜一面。

现在想起那经历还是如同噩梦一般。

叶澜懒洋洋的坐在她那孔雀塌上,见到他这华山的后生晚辈来见礼,倒也不端着架子,她视所有云梦弟子皆为姐妹,心态也十分的……年轻。

叶澜用扇子抬起华山下巴,然后另一只手笔直的朝他衣襟摸去,说:“哎,姐妹们快来看啊,华山的小鲜肉下山了,摸摸,这还有八块腹肌呢。”

……过程太惨,虽然因此减了一些医药费,但中间过程还是略过不提。

那么这次是哪个门派惨遭调戏呢,自己的师门?亦或是少林,暗香的?还是说……

“掌门说,武当的道士难得下山要我们过去瞧一瞧呢。”

“据说武当的郎君都长得格外帅气。”

……前几天这个台词原封不动的在他身上用过一遍。

虽然他觉得来的不一定是他想的,喜欢的那个武当,但过去看看总不会有错。

但……那个被云梦淹没的,因为发冠被挤的歪歪扭扭的,而双手护住头,却不在意被占了身上的便宜,看起来有点傻兮兮(这么多形容词?!!)的武当不就是他的小白!!

“福生无量天尊,各位姑娘借过一下,武当的血可流发冠不能掉,请住手,贫道还要找人……请不要再摸贫道的头了。”

除了头发不应该护着一些更重要的福利部位吗?!!我也想摸……不对等等。

华山注意了一下这人山人海的场景,悄悄的把自己的剑扔了过去,叫武当下意识接住了,然后华山紧接着就用这剑的定位,流行逐月进了人群,一把抱住了人转身就踩了边上人的肩就跑。

“哎,那个糙汉,居然踩我的白衣服。”

“打他,定住他,或者把他给我射下来。”

“把武当的小哥哥留下,你这基佬!!”

哎反正云梦技能没有及时定身的,鬼才等你们找到暗器,直接就跑咯略略略。

华山挺高兴也很兴奋,他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从恶女们口中救出公主的骑士,这次事件以后他的好感度肯定要上升!

“喂,停下。”

啊?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

“我说你这个姿势让我的发冠快掉了。”

跑的快了风又大,不过确实好像有人说了些什么。

“我的发冠掉了!居然还发花痴。”

这次华山减了速,回了心神,肾上激素总算回归到一般水平,但是晚了。

他被一招定身又从空中打了下去。

“你居然把我本体掉了是想找死吗?!”

华山弟子,求娶武当,首先要打倒一起支持者,最后——

还要保好他的发冠

---------------

武当弟子内心三要

努力挣钱赎回二师兄,找隔壁还钱,发型不可乱

评论(2)

热度(57)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