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你所不知道的(亮光)

下棋只会喊666

专注于谈恋爱

背景在【划去】我不听我不知道年龄【划去】,近藤获得本因坊之后

塔矢亮第一视角

------

今天去参加了近藤的庆祝会,近藤那家伙终于在仓田之前从老爷子手里拿到了本因坊头衔。

本来近藤就因为一些原因对本因坊这个名头十分关注,现在总算是得偿所愿,近藤会这么兴奋也不难理解。

但不管怎么说,喝那么多酒也太过了点吧!

“啊····哈哈哈,我还能再来一杯。”由于近藤是个一杯倒,喝醉酒还喜欢发酒疯,灌酒的人(和谷为首)瞬间就后悔了,在众人再也没有办法忍受近藤光喝完酒就到处胡言乱语,于是就提议先把近藤这个醉鬼送回家去算了,但是距离近藤家最近的和谷高义也醉的不清,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明明家住在反方向的塔矢负责把近藤弄回家了。

“呐,Akira~和我一起回家睡觉吧。”背上的这个人,明明在车上的时候还睡的香甜,然后就在上楼的时候又醒了过来。

 就当是把你弄醒的我的错吧。“近藤,马上就要到了,你的钥匙放在哪里?”

“Akira~”近藤用一种相当甜腻的声音喊自己的名字,于此同时,双腿猛地夹紧他的腰,整个人往上一蹭,把微微发烫的脸贴了过来。

“认清人再喊,近藤。”这么说着,塔矢一只手把近藤的脸稍稍推开了些。“所以你的钥匙到底在哪里?”

“嗝,嗯~不要推开我。”近藤带着有些酒气的呼吸又凑近了过来“塔矢凉凉的。”

 塔矢亮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认清了人酒意好歹应该清醒了几分“钥匙呢?”

近藤光见没有再被阻止就得寸进尺的蹭了两下‘凉凉的,滑滑的,软软的。‘近藤这么想着,感觉自己只有一边脸庞温度降了下来,有些不安的躁动了起来“另一边也很想要。”

正好也到了近藤家门口,塔矢亮就把近藤光放了下来,让他靠在墙上,这才发现刚才闹腾了半天的醉鬼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塔矢亮把两只手都放在了近藤光脸上给他降温:“好了近藤,现在告诉我你的钥匙放在了哪里?”

“唔……”近藤光感受到脸上传来的凉意,伸出手扶住了塔矢的手,歪着头感受着脸上的凉意,傻笑着喟叹了一声“应该……在后面的口袋里吧。”

近藤穿了一件紧身的牛仔裤,提到这点的意义是,这条裤子的口袋也十分紧的贴在身上,塔矢一只手被近藤紧紧抓着贴在脸上,另一只在摸索的时候发现口袋只能伸进两只手指,但却碰不到底。这让塔矢有些急躁。

“抱歉,近藤,稍微等一下,一会就进去了。”

“可以哟,没事的。”比起塔矢急躁神情,近藤简直可以说是用享受一词来形容,他紧紧的抓着塔矢的一只手,专注的盯着塔矢。

“反正塔矢摸着的感觉很舒服。”

 “……谢谢夸奖?”

 终于找到了钥匙,塔矢说:“近藤你稍微抓着我点,我开门直接把你送进去。”

 然后就感觉到一双手环了上来,有点热带点酒气的脸就又贴了过来。

塔矢不得不用手端着这只巨婴的屁股,一只手艰难的开门,一开门就看见近藤养的那只和他叫一样名字的猫端坐在玄关处,用嘲讽的眼神看着他,然后转身就又走了。

近藤的这只猫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讨人喜欢。

“近藤,近藤,醒醒,你到了,我把你放床上了,你要不要起来洗个澡。”

“唔,塔矢,你果然,最讨厌了。”

……做梦也在骂我?

塔矢又叹了口气,帮近藤掖了下被子,把近藤抓自己抓的死紧的手拿下,转身准备离开。

近藤的那只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门口。

“Akira,一起睡吧。”

塔矢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回头看去,那只猫几下就跳上了床,被近藤搂在了怀里。

塔矢有一种止不住的心悸感,直到走出近藤的公寓楼都没有缓解。

怎么说呢,总感觉,近藤呼唤的,是我。

TBC

如果觉得很污一定是你们自己的问题

其实,连一个小分段都没有写完,重点必须点出来的也没写,

但我沉迷漫画无法自拔。

看着有1000了我就放出来就当完成任务了


评论(3)

热度(20)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