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你所不知道的(亮光)第二手

用了码字工具

但是

怪我三心二意

我发誓昨天为止我还是爱着棋魂,连桌面都换了过来

然后我打开了排球骚年第三季

嗯,我喜欢的cp都不喜欢直接叫名字呢

打字很省心

-----

回到家里,说不上很累但也有点精神都放松了下来,本来打算躺在床上就进入睡眠状态。

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就醒了过来,而且很有精神。

“怎么办,好害羞好害羞,啊啊啊啊啊简直丢死人了。”

就像做梦一样,大概这种轻轻飘飘的感觉就是在做梦吧。

“啊!!气死我了,塔矢那个常识aho。”

还听到了劲敌兼挚友的抱怨,不管怎么说这种台词——我的确把近藤光这个人研究的很好,连梦里的抱怨都这么真。

“呐,Akira,你说是不是,塔矢这个人真是太迟钝了。”

“喵?”   哈?

他好像,被抱了起来。

面前宿敌放大的脸,好像再往前一点仿佛就能亲吻上那微醺的脸庞。本来精神就处于极为放松的状况,根本没办法用理智来控制住身体。

所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凑了上去,舔了一口有些咸腻的汗水。

“哈哈,Akira,你是在安慰我对吗。”近藤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猫已经换了一个芯子“是呢,我还有你呢,塔矢那种人,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孩子气。

塔矢很冷静的下了判断,近藤又来了,比赛前一定会出现的虚张声势的喊话。

“不过还是好不甘心啊。”他被近藤转了个身子,拥抱在怀里,可以很清晰的嗅到近藤身上传来柠檬味道肥皂水的香气。

有些费力的在近藤的手臂上支撑好身体,可是无论怎么样都只能看到近藤还在滴水的下巴,在他仰头的瞬间,就有一滴恰好滴在额头。

“在这个方面我真是输给他了,还是惨败呢。”

刚才的那滴水顺着他低头的动作流到了嘴唇旁边。

“要不要干脆——中盘投子罢。”

是咸的。

——

听到急促的闹铃响起的时候,塔矢是被惊醒的,一瞬间就完成了翻身下床的动作,本来是理所当然的动作却怎么也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指尖传来的是一种陌生的濡湿感。

感觉耳边一阵一阵传来母亲的声音:怎么样怎么样?小亮每次这种时候你想的是谁?

闭上眼睛,就好像又看到了平时根本见不到的近藤的样子。

眼角泛着红晕的样子。

强忍着眼泪皱眉的样子。

眼泪流入锁骨的瞬间。

为什么,这些以前不会看到的近藤有一种“性欲”感?

“性感?”

词一出口的瞬间就后悔的捂住了嘴唇。

“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什么。

但这个情况直到洗澡的时候都没有好转。

脑子里不断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景象,细节总是不够齐全导致思维一直在抱怨,为什么昨天没有帮近藤洗完澡再回去呢。

洗了又能怎么样啊!

可以更多的接触他,更多了解他,更好的掌握他的一起不是你一直做的吗?

下棋和……

父亲一直说了,下棋就和人生一样。

是啊,想要不被近藤超过的话,就要更好的了解他,昨天的那样明显是我的失误。

不过今天是周天,近藤的话一定……

“短信

From:近藤                                           9:14

老地方来一盘。                                           ”

现在是时候证明昨天的真伪,以及自己的失误的时候了。

“怎么能让近藤就这么简单的中盘投子呢。这么简单就结束棋局不应该出现在我和近藤中间。”

——

看完说一点真话

塔矢什么都没意识到

包括自己说的话

【围棋白痴】


评论

热度(13)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