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亮光)拿什么堵住你的嘴【娱乐圈】二

进藤光感觉自己的脸一瞬间烧了起来。

等等,你们看什么,我只是吞下口水,别误会啊。

“那就这样,我等的人已经到了,先走一步。”塔矢脸上完全没有一丝动摇,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就把近藤拉走了。

拉走了

走了

“停停停,塔矢?”

“怎么了?”

“不,就是刚才我话没说清楚,还是解释一下?!!”

“……”

很好他陷入了沉默,看来也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了,趁现在把他拉去好好解释一下。

“有什么不对吗?”塔矢一张无辜脸转了过来。

对不起我忘记了你这个大少爷是个常识白痴了。不对,现在的重点是回去好好解释然后避免明天上头条啊。

而且这个俯视的视角超级讨厌。

“塔矢,把头低下来。”让我朝你脸上揍一拳。

“是吗,近藤你是这个意思啊!”等等,打你一拳而已,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近藤亮今天也没能链接上塔矢的脑回路,等回过神来就是耳边穿来的咔擦声以及唇上泛凉的温度了。

日,看来是避免不了上头条了,现下的当务之急是联系和谷义高。

进藤狠狠的在塔矢唇上咬了一口“快走,你想被娱记淹没吗?还亲,你车呢?”

现在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都是要上新闻了,能少拍点照还比较好和和谷交代。

=======

为了躲避像嗅到肉味的恶狗一样的记者,两个人原定跑去车库的计划也泡汤了,他们不得不跑到另一边的出口,只能说感谢东京的小巷子的复杂和曲折程度,他们成功甩掉了一堆记者。

虽然现在的位置很尴尬,他们不知不觉好像跑到了某栋旧式公寓的楼梯上了。

这里的灯光实在不怎么好,一闪一灭的晃的眼睛疼,然而更糟糕的是,刚才跑步出的一身汗现在被夜风一吹,汗湿的背心紧紧的贴在背上,感觉刚才还是热的汗瞬间变冷,进藤蹲下来缩了缩身子,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


“很冷?”塔矢亮顺手就把自己的西装外套递了过来。


“嗯,谢谢。”


然后又归于死寂一般的沉默,进藤总觉得尴尬的要命,两个人,在这么一个狭窄的楼梯道间,两人一个蹲一个站,明明距离较远,却因为这空间的逼仄感而拉近了不少。


进藤在冷静下来以后却还是感觉脸上的烧热挥之不去,嘴唇刚才碰到的地方感到一阵阵发烫,内心有几分闹愤的想:“你怎么就不说些什么。”


“要说些什么吗?”


让进藤十分恼火的罪魁祸首就在他边上,一脸无辜的看了过来。


和谷以前就很不理解这一点,塔矢是十分典型的那种面瘫,一般出现在他脸上只有两种表情。一种叫傲气的面无表情,一种叫商业版标准微笑。


然而进藤就是莫名的可以读懂塔矢这个人各种时候的情绪变化,尽管在别人看来他还是一样的表情。


不过这次真的气到进藤光了,这个家伙刚刚才弄了一个大新闻现在居然还摆一张无辜脸出来。


“我是在问你刚才突然亲上来的事啊,你怎么还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对,就是你这表情。啊啊啊看着就气。”


“……”塔矢沉默了,一只手抵住下巴,沉思了一下“啊,这个技巧是奈奈小姐告诉我的。”


进藤内心蔓延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奈奈?”


“嗯,就是你的第二任恋爱指导师。小野奈奈小姐。”

……………………

这个恋爱指导师,是和谷专门请的口风紧的圈内人,说是恋爱指导,其实就是换了个名字的女朋友,如果单曲成功了,就会直接公布名字,让女孩得到名声和热度。

但是,连续三个,都失败了,所以和谷才自暴自弃打算直接将他打包到别人床上。

进藤光觉得,大概自己连续三次被甩的记录大概已经在自己死对头哪里曝光了。进藤还是十分了解宿敌的STK习惯的。

塔矢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关注的人会像一个狂热信徒一样疯狂搜索一切信息,但平时的时候同学三年的初中同学却连名字也记不住。

进藤当时就是因为这样一种不甘心,明明在一个音乐社里学习过,结果第二天兴致冲冲的去找他却得到一局“你是谁?”

以前的进藤是塔矢眼中的后一种人,现在他努力的成为了前一种,让不在乎变成了在意。

====

题外话

其实是新开辟了一种正面名宿敌别称爱人的定义。

不要问我更新问题,我觉得大概还有3章才能完结。

好长,而且最后一章估计还要写歌词。

我需要女朋友爱的抚摸

评论(8)

热度(28)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