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凌

麻麻问我为什么一个蕾丝要写耽美。

【亮光】我的朋友很少 1

  设定:塔矢门下、和亮同时开始职业考试、初中没有参加围棋社直接成为了院生。

  这样光就高了一级,所以只认识伊角,从和谷开始应该是只见过一面(在院生结束的时候)

  ============

  进藤光最后的一个朋友也消失了。

  这句话听起来真的可悲,而且如果硬是要给作为定位的话,一般会用“亦师亦友”这个词吧,而且师长的身份可能还要高过朋友。

  春天的时候,进藤二段运用了自己以前糊弄母亲“已经写完作业可以去玩”的技能对老师使用了下(效果意外的居然还行),成功的让塔矢老师和作为下了一次棋,完成了作为的心愿让他成佛了。

  于此同时,进藤终于发现了自己为人的失败。

  他——一个朋友也没有了。

  小学的时候是有朋友的,他本身性格不错,不像塔矢一门的闷骚,但这些朋友大多在他开始学习围棋的时候陆陆续续断了联系。

  这其实也是他自己的原因,花在朋友身上的时间变少了,当然会变得疏远,理所应当的常理。

  性格这么外向友好大方的进藤光他自己居然没有朋友,简直不可置信。

  仔细想想这人生的一大败笔大概出在院生的时候没忍住作为的眼泪,然后答应了塔矢令人十分火大的邀请。

  “你拥有和我一样的天赋,外面没有能指导你的人,进藤,来我家的研究会吧。”

  其实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拒绝的,但……

  作为:那样是不是就可以经常看塔矢名人下棋了,好棒【撒花

  这简直是人生最大败笔,因为塔矢名人一门的弟子都——

  不善交际!!!!

  先不说塔矢父子两人,这对父子都长了一张高冷嘲讽脸,最熟悉的塔矢亮他是知道的,这家伙从小到大都是没朋友的那类型,塔矢名人——据说几个九段都当他是仇敌。

  唯一看上去好一点的绪方先生,说的好像他有男性朋友呢,不上床的女性朋友当然也没有。

  然后,这门下一股清流(自认)进藤光,在这次幼狮战结束后,恍然发现了,自己好像,也变成了没有朋友的人之一。

  当然,进藤他有总结过错误,既然是因为沉迷围棋导致没有朋友,那就找一个有共同兴趣爱好的基友啊!

  所以进藤就在这次幼狮战中盯上了第二场遇上的和谷初段,对方看起来性格开朗,周边许多朋友看上去就觉得好相处,简直是理想人选。

  在开始互先之前,进藤默默给长久没和别人说话的自己打气,首先,对了首先要打招呼。

  “你好,我是塔矢名人门下的进藤光二段,初次见面……”可以交个朋友吗?

  “初次见面,我是森下九段门下,和谷义高初段,迟早有一天我会打败你和塔矢二段的,就像老师和塔矢名人的宿敌关系一样。”

  看着对面眼睛点燃了火焰的和谷,进藤拿起扇子轻轻敲了下桌面,然后抵住了微笑的唇角“这些话总是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才有意义,不·是·吗?”

  棋终

  和谷中盘投子。进藤慢悠悠的拿起扇子走人:“只有这种程度,就自称宿敌吗?我和塔矢还会不断进步哦,只有这种程度的话,连背影都追不上。”

  嘲讽力MAX

  可以听到身后传来的:“啊啊啊气死我了,塔矢门下都这么嘲讽的吗?”这样的骂声让进藤的心情稍微愉快了一些,觉得怪不得绪方先生这么喜欢心理战。

  然后冷静下来之后。

  “……不对·我开什么嘲讽,不是应该交朋友吗?怎么下意识学绪方先生。不过是对面先开战的——不不不,正常的话也不至于那么过分的喷回去·都怪绪方先生——不对,这都是那个到处拉仇恨的塔矢的错!”

  躺枪的两人:……

  虽然现在两人同为塔矢门下,但同门之间的火药味十分重,塔矢老师觉得这是个好事,绪方先生纯粹是在看热闹,总而言之,没有一个人在进藤和塔矢两个人吵起架的时候劝阻过。

  导致围棋周刊在两人出道的时候总是出“同门交戈”“塔矢门下双子星”“宿命纠葛,命定宿敌”之类的噱头形容两人。

  其实有时候看到这些报道的进藤是挺开心的,他和塔矢的关系被众人所承认,在和塔矢不断交手是感觉到两人的脚步不分先后,看着塔矢眼中的战火,也知道,他的实力也被对方所承认了。

       没什么好否认的,进藤光一开始学习围棋想要的,就是这么一个眼神罢了,只不过后来自己也喜欢上了围棋。

       进藤光和塔矢亮——

  不会一起出去游玩,却常常坐在棋会手谈,不会大笑着勾肩搭背,只会拍桌为某观点争执。

  报纸上说,这种关系,叫宿敌。

  要不要去找塔矢问问看呢?

  有关朋友

  ------------------------tbc

  还有一章塔矢视角


评论

热度(48)

©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